C FP供圖">
  C FP供圖
  時間:昨日
  地點:政協無黨派界別小組會
  人物:舒紅兵
  聲音:人生下來就是不平等的,難道就不能變得平等一點嗎?
  南都訊 記者鄭煥堅發自北京 兩會討論話題太高大上,老百姓覺得很奢侈?昨日,在全國政協無黨派界別小組會上,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武漢大學副校長舒紅兵表示,兩會討論的很多話題很有必要,但在最底層的老百姓看來,類似霧霾等問題對他們而言,不免顯得“太奢侈”,並非他們關註的重點。
  家鄉小學生上學仍“兩頭黑”
  “二十幾天前我回到我老家重慶市榮昌縣遠覺鎮秦古村,非常有感慨。早上6點多,看到沿途三三兩兩的小學生,有的六七歲,有的十來歲,背著書包從田坎走著去上學。我車裡面的妹妹就跟我講,這是兩頭摸黑,早上是摸黑去上學,晚上放學摸著黑回家,從老家到小學要5華裡,很多小學生都要往返走十華裡山路。”
  舒紅兵說,他今年47歲,40年前,他也像這些孩子們一樣,起早貪黑趕山路去學校上學。不同的是,40年後,孩子們上學的條件不僅沒有改善,相反還更加困難,“現在由於撤並村小學,孩子們只能步行更遠的距離,到鎮上的中心小學去上課。”
  “40年了,以前我上學走路還少一些,現在他們走的山路比我那時候還多,有的小孩才六七歲,有時候甚至是一個人走路,看著真的很心疼!你自己家的孩子,你捨得讓他摸黑走十里的山路去上學?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還是要多幫助底層的人民”
  原來討論非常熱烈的小組會場內,隨著舒紅兵的講述,變得沉靜起來。舒紅兵接著說道,“我們講了這麼多年貧困山區的鄉村教育問題,不止一個政協委員提過這些問題。我知道人生下來就是不平等的,難道我們就不能變得平等一點嗎?”舒紅兵動情地說,“他們的父母到外面打工,為社會做出貢獻,傷殘了就回到老家,鄉村裡都是老弱病殘。我在我們學校是分管研究生的副校長,我就說我們的博士生為什麼不到村裡去做一個社會調查,寫一篇30年、40年以來的調查,調查這些人是怎麼出生的,怎麼長大的,怎麼上學的,怎麼工作的,怎麼生活的,怎麼病死的,他們就會驚訝地發現,他們基本跟30年前、40年前一樣。改革開放的成果都到哪裡去了?我們鄉下90%的農民也還是跟以前一樣,沒有死到醫院裡面,都是死在家裡面,因為家裡負擔不起醫療。所以我呼籲我們還是要多幫助一下底層的人民。”
  40年後,孩子們上學的條件不僅沒有改善,相反還更加困難。
  年輕一代都到外面打工,村裡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殘,你說這些家庭幸福在哪些地方?
  ——— 舒紅兵
  對話
  舒紅兵:底層人民的價值未能盡現
  記者:你剛纔說兩會很多話題都很奢侈,如何讓這些話題不奢侈呢?
  舒紅兵:政協委員都是精英,很多時候他看到的是他自己關註的東西,但未必是最底層的東西。可能在我看來很奢侈的東西,也是很有必要的,只是我更關註我們底層的老百姓,因為我自己出身貧寒。
  我一直說,我們村裡面,這幾十年社會變遷對他們的影響,好的壞的影響都有,農村山區的家庭,沒有幾個是完整的。這40年正是中國社會發生變化最大的,但是你回到農村去看,除了大家修起了兩層樓的房子,但是裡面也是空空蕩盪的,就一個兩層樓的外殼,他們的生活質量———醫療條件、孩子上學沒有真正的轉變,年輕一代都到外面打工,村裡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殘,你說這些家庭幸福在哪些地方?
  記者:兩會馬上要結束了,你有什麼希望?
  舒紅兵:我希望國家要關註這些底層百姓,因為他們確實為國家做出了貢獻。你說離開了這些打工的,各個城市立馬就癱瘓了。他們價值得到的體現和承認,我覺得還是不夠的。
  政府要下決心縮小貧富差距和收入差距,要更關註底層,必須要這樣做,例如如何增加農民收入,多做一些基礎設施。
  記者:你認為應該如何加大基層政協委員和人大代表的選拔比例,讓他們更能為底層代言?
  舒紅兵:代表、代表,就要代表利益嘛!各個階層的人都要選拔上來,現在不少人的觀點就覺得選拔基層的委員上來,他們的素質不高,履行職責的能力很差,我也說不清楚。不一定要有能力,但是要更有代表性。  (原標題:“討論話題高大上 百姓覺得很奢侈”)
創作者介紹

林海峰

amjpnoc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