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網綜合報道】臺灣《聯合報》12日社論,原題《這樣下去,臺灣民主將無驕傲可言》,全文摘編如下:
  “太陽花”學運後,引起了各方對臺灣民主的喟嘆。《經濟學人》說,臺灣未來將演成“由街頭決定”。郭台銘說,“民主不能當飯吃,民主對GDP沒有任何幫助”。同情臺灣困境的新加坡企業家則慨嘆,新加坡是“贏在沒有民主”。臺灣的民主,何以走到今天的地步?
  如果仔細分辨,當前臺灣民主政治的大患,其實不是群眾在街頭的反撲,也不是郭台銘以為的“太過民主”。真正的問題在,臺灣社會一直過度以自己現有的“形式民主”為傲,誤將民主作為政治參與的“手段”當成“目的”,卻忘了民主政治就和經濟發展一樣也需要“轉型”與“升級”。這點,只需觀察重新開議的“立法院”,在野黨“立委”仍在進行霸占、杯葛、謾罵的粗暴游戲,對“國會”遭占領之恥毫無反省,可見一斑。相對的,針對群眾運動四起,馬政府則僅進行了些許無關痛癢的人事調整,一樣是無感的。
  民主當然不能當飯吃,民主是為瞭解決“飯的生產”及“飯碗分配”問題的手段。街頭群眾強調的,是訴求“飯碗分配”的公平性。而郭台銘憂慮的則是,群眾反對服貿、反對核四、反對經濟開放,一直反下去,臺灣最後會連飯都沒得吃。亦即,目前臺灣政治的問題,癥結在政治體制無法發揮應有的效能,無法兼顧“生產”與“分配”的均衡,導致民眾必須上街抗爭,而實業家則憂心忡忡。
  這些年,在經濟成長缺乏突破的壓力下,臺灣註意到了產業必須轉型的迫切性;但人們卻似乎仍未意識到臺灣政治也到了需要“轉型”與“升級”的時刻,許多人依舊動輒誇示臺灣的民主“成就”,以為它是臺灣在東亞及華人圈的莫大驕傲。這種“阿Q”式的自滿心態,導致臺灣無法正視自己的民主癥結,這才是政治質量難以提升的盲點所在。
  回顧臺灣民主化的歷程,其實解決了許多問題,但也有許多問題卻始終未能徹底處理。久而久之,或積非成是,或劣根橫生,使得民主質量無法繼續提升。這點,可試從三個層次來解讀:
  首先,是“國家認同”的懸而未決。臺灣民主化的動力,來自族群矛盾與“國家認同”衝突這兩大敏感議題。過去30年,臺灣民主進境主要是由於憲政及選制的鬆綁,完成了政權輪替、言論自由、族群隔閡消退等任務。然而,在“國家認同”上,卻隨著中國大陸的崛起及臺灣經濟力的相對衰退轉趨尖銳。最近服貿協議之爭,主旋律始終縈繞著兩岸關係,學運的“反中”基調亦源於此。而民進黨在“中國政策”的投機取向,刻意將“反馬”與“仇中”畫上等號,在在挑撥社會情緒。
  其次,朝野從政者的素質及器識問題:臺灣6、70年代後的經濟奇跡,很大的因素是得利於當局遷台帶來的“人口紅利”及“人才紅利”。而隨著“民主化”及“本土化”的發展,政治上的“民粹”氛圍往往帶有“反菁英”傾向,使得許多人才不願加入政府或進入政黨工作,也因此助長了民主的“反淘汰”。這點,只要看看朝野“立委”在“國會”粗暴無理的問政,即一目瞭然。對此,僅著眼於選區重劃或“立委”減半的技術性變革,顯然對民主問政質量毫無任何幫助。
  第三,公民社會的切割和擠壓:一個社會的民主質量,有很大成分是取決於廣大公民的基本素質。近年臺灣公民的素養不是沒有成長,但在藍綠對決的割喉戰爭下,許多中間公民選擇隱形或不語,以避免被貼上政治標簽。長期下來,便造成了臺灣許多公共議題缺乏客觀、中立、專業的聲音,而平庸的民粹論述卻一再得逞。用政治壓力迫使不同意見的人噤聲,甚至強迫中立或持保留看法的人必須表態選邊,在某種程度上,都是民主的逆流。遺憾的是,臺灣越來越多的社會運動都表現出這類道德壓迫本能,甚至,有些打著“公民運動”旗號的團體,選擇成為政黨的附庸,失去自己的獨立性。
  臺灣因落實民主而失去一些施政效率,是所有人民必須容忍且共同承受的代價。但是,如果、決策進程永遠受絆於短視的選舉時程,代議政治及多元社會總是被少數人脅制與把持,我們還要誇稱這就是“台式民主”的驕傲,會不會太愚昧了?  (原標題:《聯合報》:這樣下去,臺灣民主將無驕傲可言)
創作者介紹

林海峰

amjpnoc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