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1月底,佛山市委組織部從100名報名者中挑選48名青年民營企業家,分派到36家國企掛職。48人中超過一半是70後至90後的“富二代”,其餘均是年紀相仿的“創一代”。
  日前,廣東佛山市首批48名青年民營企業家結束了為期半年的國企掛職生涯,恢復了“自由生活”。有人質疑,政府操心干預民企接班人是否有必要?掛職模式成效幾何?
  憂信仰缺失政府培養富二代
  “佛山民營企業已進入新老交替關鍵時期。”佛山市委組織部副部長劉元新說。作為中國製造業名城,佛山的民營經濟增加值超過4000億元,占全市GDP的比重超60%。
  “‘富二代’接班意識不太強烈。”順德中小企業促進會會長尹育航說,“全國‘富二代’有接班意願的在40%左右;順德中小企業‘富二代’願意接班的在五成左右,加上在家族壓力下無奈接班的,最終能接班的也不過60%—70%。”
  “如果不是回國繼承家族事業,我現在仍是加拿大渥太華市一家車行老闆。”生於1990年的黎柏維現在是廣東斯靈通科技有限公司的總經理,酷愛修車,但家族事業讓他只能將個人愛好放一邊。
  “我是在老爸的強烈要求下回國的。”34歲的馮志軍是佛山市廣南瀝青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在國外生活學習了10多年,“剛回國時很不適應,見了領導也不會打招呼。”身為董事長的父親說:“像你這樣,根本沒法在國內市場立足。”
  佛山市委組織部日前對812名“富二代”進行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境外人士占21.6%,無黨派人士高達77.4%。“‘富二代’普遍存在信仰缺失、使命感弱、移民傾向強等問題,如不加強教育,資本與人才極易流失到國外,難以企望他們擔當起重要的社會責任。”一位政府官員說。
  “這是佛山首次採取掛職形式來培養青年企業家,帶有試探性質,如效果不好就不再繼續。”劉元新說,第一批掛職者有一半以上提出再次掛職意願;第二批報名者已超過100人。
  按規劃,佛山市委組織部確定了800多家黨建重點民營企業,計劃在3年內重點培養500名青年企業家。
  掛職效果未明第二批已箭在弦上
  江蘇省在幾年前曾通過黨校培訓等方式來集訓1000名“富二代”,引發輿論爭議,效果也似乎不太理想;市場上也有各種針對富二代的培訓班,但均有濃厚的經濟目的或實踐性差,成效不大。“像浙江某‘富二代’培訓學校,僅9天培訓就開價8萬元,靠幾天討論就能解決接班問題?”一位專家質疑。
  中國民營經濟研究會會長保育鈞說,佛山的掛職模式是否取得成功,現在下結論為時尚早。廣東省人民政府參事、省委黨校原副校長陳鴻宇認為,國企與民企還可嘗試“交叉掛職”。
  佛山市“兩新”辦主任龐松港坦言,第一批掛職存在參與面窄、時間短、職業化滯後等問題,相關部門正抓緊完善掛職制度,“第二批掛職將採取‘雙向選擇’模式,時間將延長到一年,同時將增加優秀的大型民營企業、上市公司、村委會作為培養單位”。
  >>質疑
  民企向國企學什麼?
  一些國有企業被質疑存在資源壟斷、機制不靈活等問題,民營企業家去掛職能學到什麼?
  熟悉了國情,見識了國企運作機制,提高了領導能力,體會到企業文化的重要性,提升了社會責任意識……接受採訪的多名掛職者表示各有收穫。
  黃手絹心理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鄧贊朋被分配到佛山市水業集團有限公司,掛職結束後,立即“現學現用”,改變“老闆直管模式”,實行層級管理制度。
  誰承擔“掛職”決策成本?
  據瞭解,掛職職務一般為總經理助理或中層部門經理,部分優秀人才甚至被掛職單位直接任命為副總經理。這些掛職“富二代”的決策如果出現失誤,誰來買單呢?
  “掛職者都能直接進入黨委班子,但他們基本上不參與決策,只是通過最高級別的領導班子會,深入調研瞭解該行業的發展動向,提高政策和市場分析能力。”劉元新說。
  是否用納稅人的錢去培養?
  “所有掛職者不發工資。”劉元新說,政府的工作主要是搭平臺,除了一些人力成本,財政基本不花錢。
  據新華社電  (原標題:佛山首批“富二代”結束國企掛職生涯)
創作者介紹

林海峰

amjpnoc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